從瘋狂“玻璃棧橋”反思激進化操盤

2016年8月,張家界“云天渡”玻璃橋正式對外開放。此后的兩三年間,玻璃橋開始野蠻生長,目前國內的玻璃吊橋、棧道等項目已經超過2000個。但是,無行業規范、無驗收標準、無監管主體,是整個行業的通病,玻璃觀景項目出現安全事故也從未間歇。今年以來,對玻璃棧道類項目的管理開始嚴格,河北、廣西、福建等地都開始對玻璃棧道類項目進行安全排查,一些高風險項目被勒令停業整頓。(11月7日中新社)作為景區生意逆襲的大殺器,玻璃棧橋近年來可謂人氣爆棚。而值得注意的是,在此前的狂飆突進之后,今年以來多地針對此類項目的監管尺度忽然收緊,“不再新批”“關停排查”等重拳之下,整個行業大有風雨欲來之勢。在混亂的市場背景下,在釀成更嚴重的事故之前,暫時給“玻璃棧橋”踩下剎車,無疑是極其必要的。 

過去幾年與玻璃棧橋有關的事故屢屢發生,但其往往都會被歸因為是“特定情況下的意外”,而沒有指向“玻璃棧橋”本身的安全缺陷。而這,很可能是錯判了!過去,一種廣泛存在的誤解是,“只要玻璃足夠結實,玻璃橋就是安全的”。事實上,玻璃棧橋真正的風險在于,其有著特定的材料屬性、施工難度以及結構特性——鋼化玻璃當然是安全的,然而將一塊塊鋼化玻璃造成又高又長的棧橋、滑道,就是另一回事了。 

相較于工程學上的“不確定性”,玻璃棧橋更大的隱患,實則是各地越發失控的“建橋競賽”,“比長”“比高”“比奇”“比險”不斷升級過激,劍走偏鋒之下施工難度和風險系數一并飆升。而除此以外,也應該意識到的是,景區新建玻璃棧橋都有著強烈的、急迫的營利訴求,“花小錢辦大事”加之“趕工求快”的心理下,必然很難嚴格管控工程質量……可以預見,在一段時間的投用之后,某些玻璃棧橋的潛在風險,將更大概率暴露出來。 

很遺憾,對于玻璃棧橋這一新生事物,我們還是少了一點耐心和審慎。各地景區以極快的速度就“復制”了這一設施和營利模式,卻沒有等待相關工程標準、監管規范的出爐。又或許,這根本就是一場有意為之的“搶跑”,為的就是抓住時間窗口,在審批較寬松的時候抓緊制造既成事實?利益最大化沖動下的“激進化操盤”,可說是國內景區的共性(通病)了,由此導致許多存疑的、有待驗證的設備、技術,過早、過大規模地投入了市場化運用。玻璃棧橋,便是其中一例。(然玉)


(作者:然玉)

評論一下
評論 0人參與,0條評論
還沒有評論,快來搶沙發吧!
最熱評論
最新評論
已有0人參與,點擊查看更多精彩評論

友情鏈接

手機客戶端
微信公眾號
微博
zaker南寧
X

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:4512007001

中華人民共和國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(桂)字014號

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編號:(桂)字第0230號

網警備案號:45010302000253

桂ICP備11003557 南寧新聞網版權所有

舉報電話:0771—5530647 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